新中国历史上唯一的“过渡式领袖”


新中国历史上唯一的“过渡式领袖”

毛主席逝世前亲笔书写了“你办事,我放心”的最高指示,将接班人的重担交给了他。

仅仅十年,华国锋就在毛主席的提拔下,从副省级干部走上了权力的顶峰——毛主席的接班人。可以说毛主席对于华国锋多年在湖南执政期间的为人和为事还是非常肯定的。

源于对毛主席的崇拜和忠诚,以及自身政治资历、阅历和根基的不足,华国锋不得不继续借着毛主席的威望来巩固自身的地位和声望,以至于他多次公开指出:“凡是毛主席讲过的、点过头的,都不要批评”,积极推崇 “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即“两个凡是”)的个人崇拜主义方针。

在坚持“两个凡是”的同时,华国锋在经济上继续沿用“大跃进”的办法搞建设,掀起了一股盲目“洋跃进”的热潮,提出了一系列不切合中国实际的工农业生产指标,盲目上项目,搞“跃进”,本意虽好,但太过心急,造成国家财政大量赤字,这对于经历十年文化大革命后,国民经济遭受重创,处于极度困难局面的新中国,可谓是雪上加霜。其政治方针已无法顺应时代的发展,也不符合社会生产力的发展。

在面对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为首的“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的威逼利诱下,华国锋当时有三种选择:一是,在“四人帮”的压力下,委曲求全,与他们为伍,放任“四人帮”的为非作歹;二是与“四人帮”既斗争,又联合,利用“四人帮”铲除异己,巩固他刚刚得到的接班人地位,最终与“四人帮”搞“权力再分配”,让给“四人帮”一部分权力;三是与“四人帮”进行坚决的斗争,彻底粉碎“四人帮”。

华国锋在关系到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问题上,守住了底线,他深知如果“四人帮”篡党夺权的阴谋得逞,就会断送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人民创建的社会主义事业,这样不知会有多少人头落地,他将是共产党和人民的罪人,这是经历了八年抗战,四年内战的中国绝不容许出现的。

即使当时“江青”作为毛主席的夫人,有着极其敏感和特殊的身份、权力和威望,但是华国锋在大是大非面前,毅然组织了叶剑英和李先念等革命元老,与“四人帮”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彻底粉碎了以江青为首的反革命集团,为中国的社会政治稳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之后华国锋提出要请邓小平出来工作,并主动辞去党中央主席、军委主席,也间接地为邓小平大力实施建设符合中国国情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积极推进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开放举措奠定了稳定团结的政治环境基础。

华国锋在特殊的历史年代,起到了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虽然在治国方针上有所失误,但他顾全大局,不计较个人得失,作风正派,生活俭朴,对家属和身边工作人员严格要求,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的品格和风范,受到人民群众的广泛赞誉。